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首页>>佗城人文>>佗城旅游

【越王井】

点击数:3502018-06-24 23:39:25 来源:赵佗文化网官网

【越王井】

各位嘉宾请看,这就是岭南地区最著名的古井——越王井。

如果没有人带路,如果没有那个小小的指示牌,游人也许会找不到这口名载古籍的老井,居然深藏于很不起眼的民房背后。从形制上看,这口井毫无特别之处。但是,至今还保留完整能够见证赵佗历史的文物,就只有它了!它承载着当年赵佗在龙川的丰功伟绩。

先秦时期,岭南地区是没有井的,因为岭南湿润多雨,江河纵横,水源丰富,越人临水而居,生活和农业生产用水都极为便利,不需要打井,更谈不上打井技术。赵佗率部驻守龙川时,士卒屯垦和生活用水,最初也来自雨水和附近江河。气候变幻莫测,有风调雨顺的年份,也有旱涝频发的季节。相传有一年岭南大旱,禾苗枯黄,山溪断流,江河水位急剧下降。用水问题,成为龙川秦军和黎民百姓的当务之急。凿井取水是唯一救急的办法,但在哪里挖井最有效呢?传说赵佗夜梦仙人指引,在住宅前掘井得水,誉为神水。传说归传说,这口井的成功开凿,是赵佗把中原打井技术与佗城地下蓄水的自然条件有机地联系起来的结果。中山大学教授司徒尚纪认为:“这恐怕是岭南打井的最早记录。”此井年代比赵佗后来去番禺时掘的那两处越王井(位于应元路和清泉街)还要早。因此这应当是当时岭南地区的第一口井。赵佗是中原人,熟稔凿井技术,此后又引导民众挖掘了好几口井,从根本上解决了秦朝驻军和农业灌溉的用水问题,稳定了军心、民心。赵佗开了岭南掘井取水的先河,是中原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向岭南地区传播的生动例证。后来赵佗在番禺成为南越王,龙川人为纪念他的功德,便把这口井叫做“越王井”。

自秦至今,这眼井从来没有干过,井水一直都被饮用。不知大家留意到没有?在原来平台处的井口下面,是不是长了一圈青苔?涨水的位置大概在井口青苔的下面那圈的线上。井水源自佗城城北的嶅山,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赋诗描绘龙川古八景,其中一景就是“嶅顶峰高积雪多”。因此井水极其清冽,味甘而香。清代屈大均所著《广东新语》称,越王井“水力重而味甘,乃玉石之津液”,并说“佗饮斯水,肌肤润泽,年百有余岁,视听不衰”。也就是说,这井水有美容、保健功效,可以益寿延年、长命百岁。2006年,香港一个著名的地理先生慕名前来,他用罗盘测试后,深有感慨地说:“越王井,真是名不虚传,真是世间少有的一口井啊,无怪乎两千多年来一直都被饮用,好井,好井,神水,神水啊!”

虽然历经2224年沧桑,我们现在看到的井依然结构完整、坚实美观,井深11.3米,直径约1.32米,井口为圆形。井为砖石结构,用青砖砌至井底。井台基用鹅卵石渗石灰沙浆铺成,既能使井身牢固,又能避免污水渗入。早先井台是平面六角形,用4块长2.15米、宽1.9米的石板铺成。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口井不完全是秦朝时候的原貌,它经过了几个朝代的修缮。2009年底有专家来专门考证过,井壁的砖有秦朝的,还有唐朝的、清朝的。唐乾符五年(公元878年)进行的那次重修,本地第一个进士韦昌明作《越王井记》并刻之于石。井旁立有石碑三块,一块是《越王井记》,一块是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知县王永熙的《重浚越王井记》,碑文字迹清晰,工整美观;还有一块刻着“越王井”三个字。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三样文物,现在暂时存放在学宫。

大家可以从这铁栅往井里看,在古井内壁,有羊齿苋与别的不知名的小草正从古老的砖缝里钻出来,难怪有人感慨“昔时汲水是何人?剩有年年春草碧”。大家可以用手中的现代摄影器材,更用心之窥镜,探寻越王的陈年旧事。

清代中叶以后,越王井一度荒废,长期被柴草所掩盖,但附近居民从未刻意破坏,古井保存完好。近年来,政府对越王井加大了保护力度,修起了台基,并在井口加盖了铁栅盖。1962年,该井被列为龙川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512月,列为河源市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正申报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历代政府和龙川百姓对越王井的悉心爱护,既反映了赵佗在龙川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又体现了龙川父老乡亲对赵佗的深切怀念和较强的古文物保护意识。

2004年917日,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在市、县主要领导陪同下到此视察后,对此井很感兴趣,指示要开发利用好越王井,可兴建“越王茶楼”。是啊!我们期待着将来海内外所有来此游览的人,都能悠闲自得地坐在越王茶楼之上,体验古代先贤畅饮神水茶的享受。从越王井到越王茶楼,是一个把历史文物和现代休闲经济结合起来,并蕴含着无限商机的美好创意。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终归都要变成现实的。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